• <wbr id="iaaae"><li id="iaaae"></li></wbr>
  • <tbody id="iaaae"></tbody>

    15年內三次IPO告吹 郎酒股份“生不逢時”申請終止審查

    對上市抱“平常心”的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或許提前預料到了結果。

    近日,郎酒股份主動申請終止審查,15年內三次IPO告吹。

    郎酒股份方面相關人士表示,根據公司發展需要暫停上市,原計劃募集資金項目已建成。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6月,深交所提出“原則上不支持”12類行業的公司在創業板上市,其中就包含白酒。

    前兩次IPO,郎酒股份均因自身原因折戟,而此次IPO失敗,又可謂“生不逢時”。

    此前,郎酒一直被認為在“傍”茅臺,近年來,公司在品牌宣傳上“脫鉤”,但價格上卻在“對標”。

    4月14日,郎酒發布通知,旗下高端大單品53度500毫升青花郎計劃內出廠價由909元/瓶調整至1009元/瓶,超過貴州茅臺旗下大單品飛天茅臺出廠價969元/瓶。

    可是,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在電商平臺,青花郎銷售價折后不足1300元/瓶,不到飛天茅臺實際售價的一半。

    15年三次IPO折戟

    4月28日,郎酒股份出現在證監會2021年度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申請終止審查企業名單中,意味著郎酒股份IPO已經終止。據了解,此次IPO終止系郎酒主動撤回上市申請,也意味著公司15年內三次IPO告吹。

    招股書顯示,郎酒股份擬赴深交所發行不超過7000萬股,募集資金將主要用于擴大白酒產能等項目,募資總額將根據實際發行數量和價格確定。

    2021年6月,郎酒股份根據證監會“反饋意見”更新招股說明書。明確提出,募集資金將用于優質醬香型白酒產能建設項目、郎酒數字化運營建設項目、郎酒企業技術中心建設項目,以及優質濃香型、兼香白酒產能建設項目和補充流動資金。公司擬投資84.42億元,計劃募集資金使用金額74.54億元。

    對此,郎酒股份方面相關人士表示,根據公司發展需要暫停上市,原計劃募集資金項目已建成。

    實際上,早在2007年郎酒就計劃上市,并成立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但當年因為企業規模、經營業績等影響,暫停IPO,首次上市夢折戟。

    2009年8月,郎酒股份再次高舉上市大旗,并被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點上市培育第一批企業名單,但最終無疾而終,第二次上市夢告吹。

    10年后,2018年7月,瀘州市人民政府發布瀘州市千億白酒產業三年行動計劃,行動目標中提到“郎酒股份公司成功上市,主營業務突破200億元”。

    2019年8月,廣發證券向四川證監局報送了關于郎酒股份進行上市輔導的輔導備案登記材料,并于同日獲得四川證監局的受理。

    2020年5月28日,郎酒正式向證監會遞交IPO招股書。但兩個月后,保薦機構廣發證券因違規行為,被證監會處以暫停保薦機構資格6個月、暫不受理債券承銷業務12個月的監管處罰。

    2020年6月,深交所發布創業板改革并試點注冊制相關業務規則及配套安排,提出“原則上不支持”12類行業的公司在創業板上市,其中就包含白酒。

    2021年6月11日,郎酒股份更新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招股書申報稿,顯示上市進程仍在持續推進。

    2022年3月28日,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表示,“對于上市工作,我們帶著平常心。”

    兩地產子公司虧損

    從業績來看,郎酒近些年也處于跌宕起伏之中。

    2011年,郎酒營收就突破100億元,但之后業績直線下滑,最嚴重時營收曾下滑70%。

    2017年,郎酒喊出重返營收百億元陣營的目標,但事與愿違,2017年郎酒實際營收比目標減少了30億元。

    2018年至2020年,郎酒股份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4.79億元、83.48億元和93.34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在12%左右;公司同期對應的凈利潤分別為7.26億元、24.43億元和25.21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約為86%,遠超同期營收增速。

    2022年3月28日,汪俊林宣布,郎酒2021年實現銷售回款超過150億元,銷售醬香酒1.1萬噸。2022年醬香白酒計劃投放量1.3萬噸至1.5萬噸。

    需要關注的是,郎酒股份體系內主要有兩家全資子公司與地產相關,分別是負責運營郎酒莊園的古藺郎酒莊園有限公司和古藺天寶洞休閑度假酒店有限公司。其中,郎酒莊園要對標世界頂級莊園,斥資200億元打造。

    不過,這兩家公司均處于虧損狀態,2020年營收分別為2.1億、1.28億元,凈利潤分別虧損98.73萬元和161.64萬元。

    此前,郎酒一直被外界質疑綁定茅臺營銷,并在廣告語中稱“青花郎,中國兩大醬香白酒之一”。直到2021年3月,郎酒提出“赤水河左岸·莊園醬酒”的概念,才將兩者“脫鉤”。

    然而,郎酒與茅臺的“對標”仍在持續。

    2019年,郎酒宣布青花郎未來的目標零售價為1500元/瓶,并且將在三年內分6次提價來達成。

    2022年4月14日,郎酒宣布旗下高端大單品53度500毫升青花郎計劃內出廠價由909元/瓶調整至1009元/瓶。

    青花郎此次提價,突破了高端白酒出廠價的“天花板”。

    當前,貴州茅臺旗下大單品飛天茅臺出廠價為969元/瓶,官方指導價為1499元/瓶,一直被視為中國主流高端白酒的定價“天花板”。

    國內其他高端白酒定價始終緊貼茅臺,但一直沒有超越,如第八代五糧液出廠價為889元/瓶,市場零售價為1499元/瓶。

    然而,雖然青花郎出廠價超越茅臺,但其指導零售價仍為1499元/瓶,而且實際情況還打了折。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在天貓超市,53度500毫升青花郎的價格是1499元/瓶,但折后價為1289元/瓶,在京東和酒仙網的折后價為1219元/瓶。

    5月3日,白酒價格行情監測數據顯示,53度貴州飛天茅臺(500ml)一批價漲至2830元左右,散瓶價格約2600元??梢?,青花郎實際售價不及其一半。(記者 李啟光)

    關鍵詞: 郎酒股份IPO告吹 申請終止審查 郎酒集團董事長 募集資金項目

    月夜影视在线观看免费完整
  • <wbr id="iaaae"><li id="iaaae"></li></wbr>
  • <tbody id="iaaae"></tbody>